2018年05月08日 文章来源:网络整理

寻找

中山美景。

福涌村的一角。


  福涌村的一角。

文/记者陆先念

图/记者罗知锋

今年3月28日《广州日报·中山新闻》正式扩版,我们又站在了新的起点上。扩版后,我们新增了教育求职、深度、网文、影像、“寻中山”、“谈香山”等众多版面。其中,“寻中山”版是全新版面,意在发掘中山鲜为人知的古村落、靓景点、好去处,展示中山人身边的最美风景线。该版推出后反响强烈,引起读者共鸣。

而“谈香山”是我们扎根中山4年来首次开设的言论版,我们的评论也是极具本土化,以中山一周内的大事要事开论,不乏嬉笑怒骂、针砭时弊之言,但更多的则是理性思考、建言献策,为问题的解决提出可供参考的建设性意见。

回顾

找寻你我身边的“最美”

“宁静的水乡、古朴的村落、沧桑的老街、嬉戏的孩童……只要留心,生活处处皆风景,让我们一同前往中山的角角落落去找寻‘这边独好’的尘世美景……”这是4月11日“寻中山”第一期面世时的开版语。开篇我们采写的是喧嚣尘世中的清幽净土中山“世外桃源”福获村。之后便以此为起点,每周一篇,逢周三刊发,陆续推出了20多篇“寻中山”系列寻访稿件。所推景点既有小桥流水的古村落,又有与世隔绝的孤岛,还有藏匿深山的千年古刹,均为中山人身边少人知晓的好去处。

对于中山旅游业,不少人认为,虽然号称“中国优秀旅游城市”,但特大景区几乎没有。但记者觉得,生活无处不风景,关键是要有一颗爱美寻美之心。通过这一系列的寻访,记者真切地发现,美,其实就在我们身边,中山的角角落落都有令人意想不到的动人美景。

背后

读者的支持是动力源泉

“寻中山”不管是在题材选择上还是在写作手法上,均有很多创新之处。

首先是在题材选择上,“寻中山”所寻的对象均不是目前已运营成熟、众所周知的景区景点,而是些有特色有看点但又鲜为人知的靓景点、好去处。这在一定程度上缩小了选题范围,增加了寻访难度。

其次在写作方面,“寻中山”版自成风格,多以散文游记笔调铺开,对各个寻访地通过记者的细致观察进行白描式的情景再现,且行文流畅,文笔优美,读之有味。在文章框架及词句应用上,包括标题的拟定,我们精心构思,再三打磨,句斟字酌,尽己所能用文字和图片将寻访地的亮色一一重现,让读者享受阅读。如寻访古香林一稿,就曾拟就三个标题,经再三斟酌,选定了最后一个为文章标题。

这20多期做下来,采访跋山涉水,写稿斟词酌句,都不容易,但记者觉得更不容易的是选题。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选题所限定的“鲜为人知”的要求常常让记者有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感觉。不过,这时候,广大读者的支持给了我们前行的力量。

热情的读者不仅给我们推荐好的寻访地,让我们“有米下锅”,而且很多时候还挤时间出来亲自带记者前往寻访。如蚙蜞塘水库瀑布寻访一稿,就得到了好心的何叔、郑叔和陈姨的支持。虽然何叔已去过该地五六次,郑叔和陈姨更是去了七八次,但他们仍是主动请缨给记者带路,十分感谢。

心声

理性思考下的建言献策

扩版后新开的“谈香山”版块同样精彩。顾名思义,“谈香山”论的是中山人自己的事儿,这一点上,与“寻中山”版“找寻咱中山人身边的风景线”构思异曲同工,服务的都是中山市民。

选材如此,内容也如此。在具体的评说上,我们的“发声”源自融入中山后对中山的殷殷深情和拳拳责任感。因此,我们敢说敢言,对于时弊及有关部门的失职怠慢,我们嬉笑怒骂、“投枪匕首”,不留情面。今年5月份,针对中山尚不完善的过街设施导致行人冒死横穿马路、沙溪老伯专职护送学生过马路等现象,我们直呼:老伯专职“马路天使”触动了谁?对有关部门在出台和完善城市道路人行过街设施规划及相关设计规范方面的缺位予以了批评。

不过,因为对这座城市深深的爱,我们的呼声,更多的是理性思考下的建言献策。我们敢于揭露,但我们更关注的是如何拿出得当方案来解决问题。因此我们的文字,更主要的还是针剂与药膏。这一点,几乎在我们的每篇评论中都能看到。如对于水浸街现象,我们挖出了逢雨必涝的根由,并有针对性地建言要将治涝列入十大民生实事。



上一篇:高清:中山公园菊展开始布展 美景先睹为快

下一篇:驾驶俱乐部中山道DLC鉴赏 樱花下的富士山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