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游 > > 正文

北京雨燕濒临消失 庙宇古塔等原有巢址不再

发布时间: 2017-08-23 11:09

 

北京雨燕濒临消失 庙宇古塔等原有巢址不再

  颐和园上空的北京雨燕。

  【呵护首都的生态符号】

  从老北京口中的“楼燕儿”,到奥运会吉祥物之一的福娃“妮妮”,作为世界上唯一以“北京”命名的鸟类,北京雨燕,已经成为这座古老城市一道特别的自然与人文兼具的景观,一个特殊的生态符号。

  城市是生态系统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在发展的过程中保护乃至提高生物多样性水平,是生态文明建设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北京雨燕的命运,受到越来越多人关注。

  伴城而栖的燕子

  北京一共有多少只雨燕?2001年,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张正旺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北京地区的雨燕仅存3000只左右。

  然而,在半个世纪前,这个问题还很难回答,漫天飞舞的雨燕与古老的北京城“血脉相融”,难分彼此。1965年6月,著名鸟类学家郑光美沿着紫禁城的护城河骑车慢行,一路发现了近400只雨燕。1966年,北京师范大学鸟类专家赵欣如还在西四北四条读小学,他清楚地记得,校舍周围生活着数百只雨燕,不时就会错飞进教室。在老北京的记忆中,从天坛到太庙,从故宫到雍和宫,从北京的城楼、箭楼到颐和园的八方亭、东宫门,雨燕成群结队围绕着建筑飞翔,形成鲜活的古都风貌。

  “与能在地面啄食的家燕相比,北京雨燕属于天空。” 兼任中国鸟类学会副理事长的张正旺告诉记者,北京雨燕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空中度过。北京雨燕与家燕相比体型更大,翅膀窄而长,飞行时向后弯曲形似镰刀,每小时飞行速度可达110公里。

  “雨燕属于攀禽,它的四个趾都朝前长着,适合在悬崖峭壁、石洞上攀爬。”赵欣如介绍,这种特殊的结构,致使北京雨燕无法抓取树枝栖息或是在地面站立行走,只能依附于山体裸岩的缝隙和洞穴边缘,从高处向下俯冲的同时扇动翅膀才能升空。“正是这种独特的肢体结构与生存方式,让雨燕在长期演化的过程中选择了北京。”

  古老的北京城,在明成祖迁都后,先后建成了紫禁城、十王府、钟鼓楼、天坛等皇家建筑和数十座城楼、箭楼。这些高大建筑中的梁、檩、椽交错形成了一个挨一个的人造洞穴,不仅比野外的裸岩更加安全、舒适,而且有利于雨燕的集群繁殖。

  1870年,英国著名的博物学家罗伯特·斯温侯在北京采集到一只雨燕标本,将其拉丁学名命名为Apus apus pekinensis,意为普通雨燕北京亚种。“北京雨燕”就像它的名字一样,一直是北京中轴线上活着的文化,居住在高大的皇城中,用飞翔的视角见证着这座古城千百年来的沧桑巨变。

  消失的燕子

  谁也没有想到,陪伴北京城千百年的雨燕会在短短几十年内数量锐减,濒临消失。

  赵欣如说:“在长期的演化中,北京雨燕逐渐成为一种伴人的鸟,习惯于在人造的建筑物上造窝繁衍。”城市的发展变化成为影响北京雨燕生存至关重要的一个因素。

  随着城市化的发展,北京的城楼、庙宇、古塔等建筑所剩无几,原有巢址的消失,意味着长途跋涉、急需安顿的雨燕面临无处可去的境地。

  “北京雨燕无法找到适宜的巢址,是其数量锐减的深刻原因。”北京林业大学自然保护区学院副院长徐基良指出,出于文物保护目的,防止麻雀等鸟类的粪便腐蚀漆面和木材,许多古建筑都在斗拱的空隙前安装了防雀网,这也进一步压缩了北京雨燕的生存空间。

  “人们很难在野外找到雨燕的巢穴,城市是它们生命史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北京大学自然保护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专家闻丞表示,依托于城市繁衍生活的北京雨燕不同于其他野生动物,“并不是说城市占据了雨燕的生活空间,它们就可以退到深山老林里,它们退无可退。”

  食物资源的匮乏同样加速了北京雨燕数量的减少。过去的园林绿化多是以人的审美为中心,将许多原生的乔木灌木和草被,换成了四季常青的外来园林植物,铺上了单一草种的草坪,这种过于单一的园林绿化很难为鸟类提供充足的食物。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高级工程师张劲硕告诉记者:“园林绿化的打药灭虫,也使雨燕的食物来源受到较大影响。”

  此外,城市快速的变化让北京雨燕有些措手不及,大量的景观照明影响和破坏了雨燕的夜间休息。北京建筑大学副教授刘博直言:“亮度过高的光源会混淆雨燕的夜间视觉能力,诱使其飞出巢穴无法回巢。”

  重获关注的燕子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